关注湖北收藏网 微信公众号
茶芝兰

大道之行------陈运权其人其画

  • 2017-09-29 14:58:29
  • 来源:未知
  • 作者:未知

陈运权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特别有亲和力,不摆架子,一点名家的派头都没有。笔者在接触了很多画坛大腕之后,尤其觉得陈运权的修养气质之可贵。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凡事顺其自然就好。我想,正是这种顺其自然的心态,陈运权画面所呈现的诗意中的宁静,悠游后的从容,是很多在场面上奋力角逐的画家所难企及的。


2.png

《夏荫》1988年 纸本设色58x57.9cm

陈运权的作品,不论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正统吸纳还是个人风格的强力展示,始终都有一种润物无声的气息洇晕生发。书家讲黄书可学而得,苏书非养浩然之气不能至。陈运权的作品正如苏东坡的书法一样,并非苦学技术就能企及。他的作品情感真挚丰沛,气质宁静安详,有一种骨子里的高贵与优雅,以及书生意气。正如郭若虚提出的气韵非师一样,所谓气韵不可学,指的就是精神层面的修炼,特别是读书养气。在参观了陈运权的书柜之后,我对他诗意境界之生成就一点都不感到奇怪了。





3.png

《美人蕉》1987  纸本 46.8x46.6cm

陈运权每天的功课,以绘画始,于阅读终。他时常对学生说,在掌握了基本的绘画技法之后,一个画家最终比拼的,一定是胸怀与修养。陈运权青少年求学成长的黄金岁月,没有机会受到系统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润洗礼,更惶论西方艺术。在创作实践中,他常常会感到先天不足,所以,他后天一直在用心弥补、吸纳中。参观陈运权的书房,你会惊叹于他的书籍数量之丰、门类之广、画材之全。当然,陈运权的阅读绝不仅仅只是局限于书房:客厅、饭厅、卧室甚至露台,只要是他有机会坐下来的空间,都堆积、散放着书籍,以方便他随手取阅。



4.png


《海崖之灵》1986 纸本设色 54X54CM

运权的居所是一幢倚湖而建的别墅,玲珑精致的私家小院一直延伸到湖岸,房前屋后种满了四时花木蔬果。闲暇时光,陈运权最放松的休憩,就是与家人朋友一起,围坐在湖岸边挑架的露台上,啜茶论艺。在这春夏之交的清晨,院里湖岸桃红柳绿、春意正浓,陈运权总是早早支起画架,开始新一天的写生。小花园在陈夫人的精心打理之下,一年四季花果不断,这也就意味着陈运权永远都闲不下来。

陈运权常常感到幸运。在他四十岁正当生命盛年的时候,他就主动辞掉了系里的行政工作,一心教书与画画,有了更多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一个画家,在自已精力最旺盛的年代,有能力主导自己的人生走向,有胆魄放弃外加的光环与束缚。我忽然心生感慨,在今天这个名利缠身的时代,多少人往返于交际应酬、笔会酒会,被喧嚣的红尘携裹挟带,跌跌撞撞奋力前行,有些场面上的名家,成名之后,他们的艺术仿佛也就停止不前了。我曾和其中一些画家聊过,他们也对自己艺术追求上的有心无力深感苦恼。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陈运权是一个通达的人,他对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清醒又明晰----闲适地读书,沉静地思考,从容地画画,散淡地坐在露台上,望云卷云舒……把人世间的繁杂琐细全部关在心门之外。这样的生命状态,当然可以创造出打动人心的作品。


5.png

《新春写生系列-花好图》2016年 33.3x33.3厘米  纸本 


在绘画语言上,陈运权一直没有停下他探索的步伐。

陈运权是广州美术学院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中国画专业毕业生。1985年调到湖北艺术学院任教创作之初,陈运权深受岭南地域传统与当时风行的日本画的影响,加之他结实的中西式素描、色彩的基础,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如《红蜻蜓》、《日暮秋风》、《金谷园中》等,主要运用了大分染的方式,这批作品,敦实厚重又有浓郁的金石意味。

6.png

《红蜻蜓》  71.2X48.4CM.1987纸本设色


也在这个时期,为了求得技法上的多样、画面形式上的更加完美,陈运权大胆地将岭南画派技法中,仅只用于局部的撞水撞粉的画法,创造性地扩展到整个画面,我们从他七届美展获奖组画《天地之灵》,以及《岭南拾趣》、《四季果》、《风波大道》、《清风》、《风乍起》等,便可看出他意气风发的先锋姿态。当时,因为陈运权作品的学术影响,其扩大化的撞水撞粉技法被画界同仁广泛学习借鉴。





责任编辑:未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