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风采之李也青 - 人物风采 - 湖北收藏网
关注湖北收藏网 微信公众号
《湖北收藏网》杂志

人物风采之李也青

  • 2018-04-26 16:31:07
  • 来源:网络
  • 作者:未知

640.webp.jpg

李也青 1961年生于湖北荆州,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壁画学会会员、湖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湖北省高校教师系列职称评委、荆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湖北书画院研究员,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研究员、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冯远工作室助理,清华大学中国画高研班导师。

《浅山垂钓》68x68cm

《轻风云谈》68x68cm

《幽庭赏画》68x136cm

《晓園逸趣图》136x68cm

冯远(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中国美协副主席):

多年生活、求艺、治学在荆楚文化丰饶之地的李也青同学,有着楚裔文化传人想象力丰富、思维活跃、执着坚忍、行动力强的特质。一如他近年来的作品面貌,既有江浙文人水墨画艺术的学术功底,又能努力更新创作理念,有大胆求新求变,创作实践走个人强势风格的变革勇气。还有关注社会现实、关注城市农民工群体生活状态,并将之融入到形式多变的水墨画创作实践中的热情。他在深入探究开掘现代艺术造型形式语言与表现手法的同时,也在水墨人物画的意象表现技法方面取得了别具一格、饶有韵味的收获。这对于当下画坛存在的不少一朝成家,便为声名所累,淡漠生活,反复重复已有成果的弊象而言,就显得十分宝贵。李也青同学禀赋中具有的热情和参与意识,将使他在水墨人物画创作道路上走出一条个性特色鲜明的成功之路。

《帘卷云飞》68x68cm

《绿野云卷》68x68cm

《日长飞絮》68x136cm

《芳庭幽闲图》136x68cm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

李也青近期画风有了突破性的变化,他苦心孤诣地从现代主义小说、壁画和现代派美术作品中汲取营养,以民工各种形象和动作的穿插、拼贴、叠压而形成多义性、多向性的叙事结构,以此将民工日常的生存及精神状态转化为象征性的。在造型上,李也青成功地吸收了立体派几何形体造型理念和交互穿插的语言方式,并以墨西哥壁画中的强悍画风为依据,加强了造型的体积感和重量感。方块式的笔触、刚正有力的线条、拓印式的肌理,大大强化了画面语言的张力。令人侧目的是,传统笔墨的抒情性在这种语言中不是隐没了,而是以另一种方式重现出来——笔墨错落有致所带来的语言节奏,导引出画面梦幻般且苦涩的现代诗意图景。这种新意象和新风格的诞生和不断成熟,也为当代中国画的创作提供了一个有益的启示:在以写实为基础的现实主义创作领域,传统笔墨的抒情性、典雅性和精神性完全可以在新的语言结构中重生,并产生时代的新意象。李也青的探索还昭示了这样一个真理:东方文化的丰厚积淀和开放体系,为当代中国画家提供了无限自我突破的可能,而东方文化的价值正是在这样不断突破自我的行程中体现出来的。

《秋郊云舒》68x68cm

《帘卷云闲》68x68cm

《晴云清风》68x136cm

《富善之家》136x68cm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博导)梁江:

也青近段的作品多以农民工、建筑工人、建设者为主角。《大时代的建设者》、《建设者之歌》等新作,构图繁密,人物众多,不同时空的人物组合为几个段落,构成了当代劳动者的群英肖像。如果说,前一作品尚能解读出若干情节,后一作品则几乎全是层层叠叠的人物形象片断,其间的逻辑关系只能由受众自行填补了。显然,“西画的造型手段”和“中国画的意象造型观”,在也青笔下是具备操作性的,并不是玄虚之谈。而他着力的目标,便是“造型的张力和现代造型观”。

他对自己的艺术向度不仅是清醒的,而且是坚执的。对于艺术表达的理解和追求,对于艺术语言的择取和运用,李也青有着不同于他人之处。他注重观念性的表达,注重精神性和哲理性的内涵,偏爱繁密的结构和块面的组合,喜欢使用跨时空的图像单元。他的作品突出了观念性、表现性、象征性几个特色。而他在创作观念、价值取向、传达方式与风格元素等方面,完全应该具有现代的开放的新意识。正是在这样植根中国社会土壤,真实感很强的绘画创作中,李也青展示了自已的现实情怀和新的视觉方式。

《郊云闲暇》68x68cm

《云隐疏影》68x68cm

《玉壁琴声》68x136cm

《游園对弃》68x136cm

《池上碧苔好光临景》34x136cm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导)王镛:

李也青是富有创新意识的画家,最近又在探索独具一格的“水墨石刻人物”。李也青发现汉代石刻艺术的意象造型和刻画技法,可以与现代水墨人物的写实造型与笔墨技法结合起来,或者说以汉代石刻的意象造型升华现代人物的写实造型,以汉代石刻的刻画技法丰富水墨人物的笔墨语言,创造一种“石刻味”浓厚的水墨人物画法——“水墨石刻人物”,更有力地表现当代中国农民工质朴浑厚、刚健粗豪的体魄和精神。他近期创作的《水墨石刻农民工》系列作品,就是这种“水墨石刻人物”的创新尝试。他的“水墨石刻人物”在人物造型上是在写实造型的基础上提炼升华出来的意象造型,借鉴了汉代石刻与西方立体派或表现主义的夸张变形手法,但在“似与不似之间”仍然倾向于似。在笔墨语言上更能够体现水墨与石刻的结合,他刻画的许多人物形象都带有类似石刻拓印的痕迹,线条沉滞凝重,而不浮滑轻飘,肌理有时以水墨渲染,有时以焦墨皴擦,经常出现妙手偶得的飞白效果,焦墨皴擦的肌理石刻拓印的味道更浓。

汉代石刻本身具有多种风格,现代笔墨技法也异常丰富,水墨与石刻的结合还有多种潜在的可能,“水墨石刻人物”也不仅仅限于表现农民工,因此我们可以预期李也青开发本土艺术资源的创新尝试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

《夏云幽远》m68x68cm

《竹林云飞》68x68cm

《云映卷帘》68x68cm

《春庭芳草四条屏》136cmx34cmx4

《长郊秋行四条屏》136x34cmx4



责任编辑: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