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湖北收藏网 微信公众号
《湖北收藏网》杂志

武汉资深瓷器收藏家李险峰的瓷器缘

  • 2015-12-11 17:34:10
  • 来源:湖北收藏网
  • 作者:童立

IMG_1312.JPG

李险峰


湖北收藏网讯(记者 童立) 武汉有一趟14路公交车,至今都还是偏老式的车型,经过的站点大都是老武汉曾经的繁华,小东门、胭脂路、司门口……这些地方有许多老武汉的回忆,定做旗袍和羊绒大衣的老师傅,民国时期的革命博物馆,也有从夜市发展起来的嘈杂商圈。

 

在司门口站下车,步行几百米来到武汉资深瓷器收藏家李险峰的工作室,它很低调不显眼,但在收藏家们眼里,这是一块宝地。 

 

见到李险峰时,他正在工作室喝茶,“我现在习惯了这样节奏慢的生活,即使再给我什么高薪的工作去做,我也不会去,我很喜欢现在的状态。”

 

李险峰是武汉的一位资深瓷器收藏家,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曾获得湖北省优秀收藏家称号,专注于瓷器收藏已经二十余年。他常常无偿参加武汉当地的一些鉴宝活动,多年来的经验使他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能在纷繁复杂的市场中鉴别出宝物的真伪。但他自己却从不愿意标榜这项能力,“我认为没有绝对的专家,也没有绝对的权威,大家拼的是见识、经验和教训的总结。”

 

李险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接触到了瓷器收藏,“最开始就是纯粹的喜欢,觉得这些老东西怎么这么漂亮”,那时候李险峰在北京当兵,单位的后门就有一个旧货市场,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一有空就到市场里溜达,“市场里宝贝很多,一件精品瓷器也就几百块,但那时我们也没钱”,当时李险峰一个月的津贴也就几十元,他没钱买,就天天看,听行家交流,“挂眼科也算是有好处,那时候几乎没假货,我看的都是真的,这也让我有了高的起点,再看到假的,就能觉察出问题。”

 

在收藏界浸淫多年,李险峰也有吃亏的时候。“有时候几万块的东西买回来,仔细验过发现是假的,特别失落,但是我不会回头去找别人扯皮,因为这是我自己看走眼,我就关起门来把假货砸碎,起码它不会再流出去骗到其他人了。”

 

李险峰回忆,几年前他遇到一个卖康熙官窑青花瓶的人,在仔细鉴别后认定瓶底是康熙年间的,就花1万元兴冲冲地买回家。

 

“如果是真的,能值50万到80万。”李险锋以为自己捡了一个大漏,回家立刻用84消毒液洗刷。没想到,在消毒液中泡了一会儿,瓶底和瓶身就脱落了。这才发现,只有底是康熙官窑的,瓶身是新做的。

 

吃一堑长一智,事后李险峰会认真研究这些赝品,增长眼力,“我告诉自己,每个人都会犯错,都会上当,但是上当可以,不能上重复的当。比如说这次是釉面有问题,下次还看错釉面就不行,有时候我还会专程买了赝品回来砸碎了研究,看看这些造假的人把功夫都下在哪里,以后就要注意避免。”

 

李险峰回忆,几年前,一个经常给收藏市场送货的“游乡”(在乡间收购藏品再倒手的人)神秘地告诉他,自己老家有人在旧宅基地挖出了好东西,要带他一起去购买。

 

李险峰高兴地开车去了这位“游乡”老家。到了当地,他俩雇了几个村民,到旧宅基地挖“宝”,不一会就挖出了一排瓷器。李险峰看到几百年的老宅基地周围的土十分松动,不由起了疑心。走近一看心里有了数:这是给他埋好的“地雷”。

  

“这些瓷器我都要了,你先给我泡在84消毒液里,然后跟我回去拿钱。”李险峰假装没带钱,带着“游乡”又回到了武汉。到汉后,李险峰说出真相,此后这名“游乡”再也没在市场上出现过。

 

能花小价钱买到大宝贝,对每一个收藏者来说都是一大乐事。那个时刻就是李险峰所说的特有成就感的时候。他就曾经用1800元购买到了一件琵琶尊,而这件宝贝市场价在10万以上。

 

“那件瓷器是一个老百姓家里祖传下来的,当时他家搬新房,他老婆觉得老东西不吉利,就要他处理掉。他找到我开价1800,我当时心跳的特别快,恨不得立马买了,但是我们这行买东西不能不讲价,你不讲价,人家心里会觉得吃亏”,李险峰讨价还价之后顺利买下了琵琶尊,转手卖出去的时候,价格翻了几十倍。

 

QQ图片20151211173718.jpg

李险峰


李险峰介绍,不少初玩收藏的人都想花小钱买到好东西。“但这个捡漏的心态不能常有,我在刚开始收藏瓷器的几年里,因为眼力不够,总想着捡漏,买回了不少假货。后来李险峰总结出了两条原则,一是先看东西再问价,二是绝不在喝酒后出手。“你要是先问价了再看瓷器,心态很容易受价格影响,贵了你可能会觉得它就是真的,便宜了你会有捡漏心态,这样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不在喝酒之后买是因为人喝了酒容易冲动,也容易失误。”

 

李险峰还认为,搞收藏最要不得的是“按图索骥”。不少人买了一辈子的藏品,结果全部是假的,别人告诉他是假的,他还都能找到相应的资料予以反驳。

 

  “其实,制假的人比你看书看得更仔细,因为他就想通过书上那点东西来蒙你。”


QQ图片20151211173710.jpg

李险峰

责任编辑:童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