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印象之忻东旺 - 书画印象 - 湖北收藏网
关注湖北收藏网 微信公众号
《湖北收藏网》杂志

书画印象之忻东旺

  • 2018-10-27 15:01:10
  • 来源:网络
  • 作者:刘小浩

574e9258d109b3de914f468dcebf6c81810a4c66.jpg

忻东旺,男,(1963—2014)。1963年生于河北省张家口康保县忻家坊村。先后任教于山西师范大学美术系、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2014年1月11日18:30因淋巴癌去世,享年51岁。

主要作品有《诚城》、《明天多云转晴》、《适度兴奋》、《远亲》、《武装》、《保卫》、《边缘》、《早点》等,分别参加了“第三届中国油画年展”获银奖、参加“首届中国油画学会展”、参加“走向新世纪——中国青年油画展”获同名奖、参加“第九届全国美展”获铜奖、参加“建党八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获优秀作品奖、参加第三届油画展、参加“首届北京国际双年展”、参加“第十届全国美展”获金奖。2005年12月至2006年1月分别在中国美术馆和上海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2006年 1月在上海美术馆举办《村民列传—忻东旺油画作品展》。

忻东旺油画解读

作为中国当代新写实油画的优秀代表人物,从山西到天津再到北京,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青年画家到获得第十届全国美展的油画金奖,忻东旺的成长与崛起越出了常见的轨道,具有更多从边缘到中心的平民色彩。这得益于他的刻苦与勤奋,也得益于他对于底层人民深切的人文关怀,更主要的,是他在艺术语言上的敏锐的感受力和对于当代艺术发展的整体观察。

忻东旺的作品,将其观察的目光,聚焦于城市的底层与边缘人物,其中以农民工为主体,还有那些生活在城市底层的弱势人群。由于经济地位的低下与教育水平的局限,这些人群对于个人权利与价值理想的表达,处于一种无声的状态,面对各种侵害他们的强权与暴力,他们是一群“沉默的羔羊”。正如马克思所说,无产阶级不能自发地产生阶级意识,艺术家和所有其他都市人的区别在于,“大城市几乎永远不能在将它呈现出来的居民那里得到表达”①。相反,大城市是在那些心不在焉地穿过城市,迷失在思绪和忧虑的人那里被揭示出来。这是一些享有“昂贵的闲暇”的人(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对大都市既深陷其中,又超脱其外的冷静观察,但这种独立的沉思默想,仍然带着迷茫的痛苦,因为他们不能彻底割掉影子一般的“都市灵魂”。我们所看到的艺术作品中的“都市形象”,不外是这个“都市灵魂”在画布上的舞蹈。 忻东旺作品中的人物,都具有坚实矮笃的造型特点,似乎生活的重负将他们的身材压成如此模样。他们没有大范围的肢体运动与张扬的姿态,只有沉重的站立与凝视。这不是画家刻意写生的结果,而是画家内心感受的外在表达。画家以宽厚而有些滞重的笔触,将人物在长方形的条幅格式中以全身像的形式表现出来。他们不是古典的肖像画形式,以突出胸部以上的头部与面部为特点。他们身上的廉价西装,他们宽大的脚与鞋,与他们的眼神一样,都流露了他们的生存状态。他们的眼睛大都从画面中注视着我们,一如我们在城市的街头,看到那些初次进城的农民,以茫然而又困惑的眼光,注视着陌生的城市与来往的汽车和人流,感受着城市对于他们的冷淡与漠视。 早在1848年,恩格斯就已经强烈地感受到了城市对人类本性的扭曲。“……这种街道的拥挤中已经包含着某种丑恶的、违反人性的东西。难道这些群集在街头的代表着各阶级和各个等级的成千上万的人,不都具有同样的特质和能力,同样是渴求幸福的人吗?……可是他们彼此从身旁匆匆走过,好像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共同的地方。……谁对谁连看一眼也没有想到,所有这些人越是聚集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每个人在追逐私人利益时的这种可怕白的冷漠,这种不近人情的孤僻就愈使人难堪,愈是可怕。②”忻东旺在他的作品中为我们提供了这种为大城市所扭曲的人物形象,这是一种混合了传统乡村文化与都市文化后的心理范本,一种新时代的城市边缘人物的典型表述。我们可以从《维权者》、《父子》、《宽心》等作品中,看到这种新的城市人群的代表性的形象表达。 忻东旺作品中描绘的农民工与城市流动人口,是一种社会剧变时期处于不同文化之问,并饱受两种文化冲突的矛盾结果的新的社会阶层。他们是城市中一个非常特殊的社会群体,虽然他们中有些人已经在城市中生活了许多年,但无论他们自己还是整个社会并不认为他们是归属于城市的,而认为他们是归属于农村的社会群体。也就是说,他们生活在个以工业、科技、文化为特征的都市化的现代社会,但在心理与文化传统上,他们仍然生活在那个传统的乡村社会中。由于没有身份、医疗、住房、养老等社会保障,他们的就业是一种社会学家所说的“非正规就业”,职业的流动性与他们在城市中的流动性成正比,无论他们如何进行职业流动,也难以在一个重视学历与身份的城市中获得更高一层的地位升迁,从而始终处于社会的底层,尽管他们的中间不乏过去乡村中常见的底层精英,但僵化的户籍制度与高收费的教育门槛限制了这些优秀人才的发展可能。

作 品 欣 赏
cefc1e178a82b90122286d7c738da9773812effc.jpg

cefc1e178a82b90122286d7c738da9773812effc.jpg

d788d43f8794a4c24bbf49640ef41bd5ac6e39e4.jpg

cc11728b4710b91255a9e819c3fdfc03934522e8.jpg

9922720e0cf3d7cadd6a9139f21fbe096a63a9e5.jpg

d043ad4bd11373f0d1afc1d0a40f4bfbfaed04e8.jpg

562c11dfa9ec8a13b8b12daff703918fa1ecc0d2.jpg

060828381f30e9247419e67e4c086e061c95f7c4.jpg



责任编辑: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