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湖北收藏网 微信公众号
《湖北收藏网》杂志

书画印象之汤立

  • 2018-04-11 13:17:25
  • 来源:澍雨画馆
  • 作者:汤立



640.webp (2).jpg

湯立,號借鬧堂主,鬧紅畫館主人。1947年出生於湖北武漢,現為中國現代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員,文化部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導師,教授,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創作院研究員,北京大學湯立中國畫工作室導師,中國傳媒大學文法學院大寫意花鳥畫工作室導師,國家一級美術師,人民書畫院名譽院長。其大寫意花鳥畫筆力雄健,格調高雅,大氣磅礡。是業內公認的“當代傳承有序、且極具個性的花鳥畫大家”和“能承接以八大山人、齊白石為代表的大寫意花鳥畫燦爛歷史的代表性藝術家”。2015年,在“境界·人民眼中的藝術家”網絡評選中,被評為最具網絡人氣的“中國十大傳統藝術家”。




湯立  富貴大吉



寫意與文心

文 / 湯 立


從現代美術教育來看,培養工筆畫家比培養寫意畫家容易得多。工筆畫一、二年便可入門,三、四年就可出成果了。可寫意畫不行,寫意看似簡單,但堂奧極深,要求很高,難度極大。它是人生、閱歷、學養、功夫的日積月累,著急不行,得慢慢來,就像廣東人的煲湯一樣,得小火熬,最好還是一鍋老湯底料,需要的是時間與耐心。這就是中國畫的漸修,所以說中國畫是寂寞學問,往往是大器晚成。


湯立  空潭瀉春  136×68cm  2017年


有人認為寫意畫很簡單、門檻低,好像誰都可以來幾筆,連退休下來的老幹部、老太太都在畫寫意。其實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充其量只是修身養性,陶冶情操的塗畫,他們作畫未進入文化狀態,做不到以畫寫心,不能算寫意。另有些人沒拿幾天毛筆,耍些小聰明,便在江湖稱王,招搖過市,俗不可耐,這玷污了寫意精神。是否是個有品位的文化人,畫品與人品的統一,能以畫寫心,是區別寫意與塗鴉的分水嶺,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即便是畫家、專業畫家,甚至有的畫了一輩子,如果沒有進入文化狀態,畫不能寫心,那也只能算是塗鴉。

有學生問我怎樣畫好大寫意,畫大寫意要系統學哪些方面?我回答說:開始學畫做“畫內功”,如筆墨,以筆墨造型等。當然,筆墨功夫是無止境的,活到老、學到老,大畫家齊白石、黃賓虹、李苦禪,大書家王鐸等,去世前還在作畫、寫字、臨帖。


當筆墨與造型掌握後,就要提倡多做“無用功”了。什麼是“無用功”呢?就是那些看似無用途,實則是不可或缺,或是至關重要,它是一個畫家成功的關鍵,即“畫外功”。包括人生、閱歷、道德、修養、哲學、宗教、文學、詩歌、歷史等等。凡大畫家都有豐富的人生閱歷,深刻的人生體悟,有哲人的思維和詩人般的浪漫情懷。因此,學中國畫、學寫意畫,要有獻身精神,要耐得住寂寞,要是一個有品位、有擔當的文化人。


為什麼把人生閱歷與人生體悟看得這麼重要呢?大寫意不憤不發。沒有經歷過社會的大動蕩,沒有大的人生起伏,沒有人生的坎坷與磨難,胸中哪會有波瀾,胸中沒有波瀾哪來詩意,沒有詩意的畫作是沒有生命的死物,何以動人。《楚辭》中說:“道思所頌,聊以自救兮!”“發憤以抒情!”古今中外,一切偉大的文學家、藝術家無不是“發憤以抒情”!屈原、司馬遷、李白、杜甫、徐渭、八大山人、齊白石、高更、梵高等,均是如此。百年來,中華民族波瀾壯闊的社會變革為文化人提供了彭拜激情的舞台,在風雲際會中定位著自己的坐標人生,當今有作為的畫家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湯立  蒼茫有老境  137×68cm  2014年


我再談談“兩種真實”。

畫中之真實有兩種。一種為平常肉眼所見之真實,即真實的具象再現,也即寫實。另一種是藝術之真實,即真實的意象表現,此是寫心,也即寫意。

肉眼所見之真實,看似真實,但習以為常,比比皆是,浮淺之見,人們可熟視無睹。而畫中的真實是作者生命情感的流露,有作者的心靈、體溫、氣息與個性追求,是生活的美的昇華,因而,它耐人品味、動人心扉、可過目不忘。好的寫意畫乍看寥寥數筆,極其簡括,然細品之,則是神態宛然,顧盼生情,久對愈妙。


湯立  藤壯瓜甜  137×68cm


以齊白石的一幅小冊頁《八哥》為例,畫正中是一隻張嘴鳴叫的八哥,畫的右邊有齊白石一行題字:“要說汝儘管說,只莫說人之不善。”八哥愛學人說話但它並非懂人話,齊白石卻偏用一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句與八哥的對話,道出自己、也道出了中國傳統社會中的為人之道。這種詼諧與幽默,令人發笑、令人思,這就是寫心。齊白石的另外一幅作品《蛙聲十里出山泉》,畫中一大群蝌蚪從大山的溪水中歡快地向下游游來,畫外有聲,畫中有詩,這是齊白石的兒時回憶,畫面上充滿了浪漫情懷,令人回味無窮。


湯立  早春


脫盡自然形態的真實性、科學性的解剖結構和質感量感等的羈絆,而昇華為畫家情感深處生發的、對客觀對象感受中所呈現出的意象表現,這種表現在似與不似之間,有時甚至是不似,這才是高品位的藝術的真實。


寫意畫主客一體,以人為本。追求心靈與自然的合一,既切入自然,又超越自然,切入自然是追求客觀性,而超越自然就要有主觀性了。


我們品評藝術作品的高下,往往不看作品有多少客觀性,而是看有多少主觀性。作品中的人的情感的昇華和靈魂的碰撞為主觀性;那些一唱三嘆、狂歌當哭,令人回腸蕩氣的藝術均出自主觀;那些令人回味令人思的作品也一定有著豐富的主觀性,沒有主觀性的作品不是藝術。

(本文是湯立先生在北京大學藝術學院講座“中國畫的大師之路”的摘錄)


湯立  題畫詩四首








责任编辑: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