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湖北收藏网 微信公众号
《湖北收藏网》杂志

书画印象之周华琴

  • 2018-04-02 17:34:23
  • 来源:网络
  • 作者:刘小浩

800.jpg

  • 周华琴(1915-1990)字竹庐,晚号竹翁,又号寒溪老人,是湖北现代著名的书法家。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

    周华琴先生,湖北分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协会会员。湖北省鄂州人,1990年春因病逝世,享年七十有六。作为书家,周华琴先生以书著世,创作了大量的书法作品,包括篆、隶、楷、行、草,其名远播海外,自成一家。作为教育家,他把书学教育贯串于教学之中,有着及其深邃的书学思想;周华琴先生的书法及其书学思想是一笔丰富的文化遗产。

  • 生平

  • 少年时就读于寒溪,曾随邑名流石之衢、闵孝荃诸人学习书画,又师法钟繇宣示表》,王羲之乐毅论》、《曹娥碑》,颜真卿《麻姑仙记》,以及褚遂良黄山谷诸家行楷。青年时所书“悠游泉石知何日,常伴梅花不计年”的楹联,被镶刻于西山寺彭玉麟梅花石刻两旁,风格隽逸,深得黄山谷神韵。新中国成立后,执教于武汉中学。曾任中国诗词学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湖北分会副主席。1986年,随中国书法代表团访问日本。后又游历泰山、黄山、华山等国内名山大川,所到之处均留有墨迹。其书法作品多流传海外,人称其书“雍容洒脱,有苍秀雅洁之致”。 著有《二寺(西山、寒溪)见闻》、《竹庐诗稿》。

  • 教学思想和书学思想

  • 周华琴先生在长期的书法实践与书法教学中,形成了自己的教学思想和书学思想,择其要者如兹:

  • 一、书者如也,如其人也

  • 先生之论书,强调“写字者,写志也”,“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在教学中,贯串书如其人,字如其人,强调有人品然后有书品,并以历史上书家的人品与书品为例,教育学生,“书德筑基贵立品,立志立学尽在人”,理解心正则笔正的文化渊源。

    对于书法的理解,先生的论述亦卓识精核。其言曰:“书与神契,笔与意契。书家要有悟性,悟者灵性也。”又云:“学问乃天下公器,容不得半点虚假,书亦如是”。事实真情至理。先生强调:“学书须有熔化碑帖本领,挟势写意,否则匠矣。”“书到浑然怡性处,墨痕满纸自流馨。”并有诗云:

    晋唐法帖临犹易,汉魏精神化倍难,

    欲使风规收笔底,恒从实处始能安。

    1969年春节,先生用行书书写的毛主席七律诗,古雅雄健,结构严整,一笔一划,俱有来源。其笔墨风神,不让明人。当时,正处在文化革命高潮,周家被抄,先生积数十年碑帖典籍,诗稿书作,被捆载而去,书法已作为四旧,扫地出门。但先生仍然坚持日课,极虑专精,无间临池之志。“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可谓“三径就荒,松菊犹存”。四十年后,重读此篇书作,都可以从丝毫看不出半点的畏葸不前,字里行间充满中国书法的精神,而尤贵笔力足以抗行。是有“书有深意,以见其志”。文革之中,先生目睹中国文化所受劫难,未尝不叹息痛恨,时常欷歔久之,而潸然泪下。“书如其人,字如其人”,其不在斯乎。先生以自己的书法实践及其思想,开启后学,其志在将神州古国数千年相传真、草、隶、篆之迹,长留天地于不坠。先生离世后,在鄂城西山龙泉寺举行追悼会上,人们悲撰二挽联,以表深切哀悼之情,联文亦是人们对先生的追思与评价。

    其一

    秉烛照汉皋,穠李夭桃悼先哲。

    文星光吴都,华章健笔激后人。

    其二

    继承传统,开拓新径,先生之志在弘扬书道。

    恪守廉洁,安度清苦,先生之行在光大国风。


  • 二、初习真书,继之以变

  • 周华琴先生幼年之时,喜爱书法,日课唐楷,持有十年;而后,复恒临摹汉魏六朝诸碑。亦师黄山谷、董思翁行草,尢嗜清初书家笔意,并参以杨守敬行书、散隶之法。冠年所书石刻楹联,显于故里,享誉汉上,至今尚存西山寺壁。先生深知楷书的重要性,坚持“书宜平正,不宜欹侧”古训。并常以孙过庭书谱》为法,指导学生,“初习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1981年6月,先生为全国部分省市少年书法联展题词,表达了对楷书重要性的认识,题词云:

    初习真书,继之以变。

    笔墨相融,风神乃现。

    而且,在书写的执笔与运笔中,先生认为“书重用笔,用之存乎其人,故善书者用笔,不善书者为笔所用”。先生写字,大多悬臂悬腕,甚至书写蝇头小楷,亦用大笔题写,故其势开展,非枕腕所能比拟。因此,先生所书匾额楹联,往往雄浑丰厚,气势博大。先生认为:书成于笔,笔运于纸,指运于腕,腕运于肘,肘运于肩。在教学之中,强调捻笔之法,执笔在手,须虚掌实指,指不入掌。东西上下,无所隔阂。他认为:永字八法,其为点划,拘于一字,何异守株。先生坚持“意在笔先”,学书之法,在乎一心,心能转腕,手能转笔。惟有如此,才能达到书写的要求。

    在书写中,先生一贯强调中锋行笔,但对于“笔笔中锋”,“藏头护尾”的理解,先生亦从不片面追求,认为“笔笔中锋”,“藏头护尾”,千篇一律,无疑使书写之字,僵化呆板,实属自我约束,泯没性灵。先生每与论事,常综观书史,细论前人,明乎得失之迹。他认为:王梦楼中锋侧使,杨守敬侧笔中锋,于右任铺毫翻转,纵心所欲,笔随意运。先生亦从中悟出“把笔无定法”之奥妙,行笔意气酣畅,平矜释躁,侧笔斜行,复归中锋,用笔或毫尖、或笔肚、或笔根,灵活适意,左右逢源,时而轻提细勒,细筋入骨,时而重按粗犷,字外出力,不飘不怠,流中有留。

    先生论书之诗颇多,对古人论用笔,不外“疾”、“涩”,先生自有看法:涩非迟也,疾非速也,以迟速为疾涩,而能疾涩者无之。先生诗云:

    书宜平正忌轻佻,留笔须知稳可剽。

    疾涩本来非速滞,不容一画怠中抛。

    诗中“疾涩本来非速滞,不容一画怠中抛。”实属经验之谈。先生之书法,线条精熟遒逸,意境自然和谐,形体古雅舒展,韵律清灵奔放。所书之字,“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先生认为书要曲而有直,直而有曲。若驰而不严,剽而不留,则曲直皆误。

    书为心画。在结体方面,先生也颇具匠心,能随机应变,疏密大小,俯仰顾盼,庄重典雅,其错综而寓于节奏变化,聚散而富于通体灵便,给人以清奇新颖的印象。即有自己的面目,又于前代书法大师的规模中有迹可寻。先生认为书法的关键,要在掌握笔性,纸性,墨性,水性。故其作书,用墨用水,精神团聚,光泽明朗;立体感强。人称其书“雍容洒脱,有苍秀雅洁之致”,当为公论。


  • 三、意诚心正,道在中庸

  • 周华琴先生一生持身严谨,坚持人之正道,追求书学的最高境界。遵循“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的文化传统。力求“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的目标,在书法创作中,体现人的意诚心正,书法的中和之美。

    先生认为:书法着实体现着人的文学艺术修养与人文精神。书写者的文学艺术修养,直接影响到写字的好坏,而人文精神是书写者造就灵魂的关键。先生之书法精妙绝伦,严整肃穆,与先生深厚的文学素养分不开的。先生书法风格隽逸,用笔温文敦厚,极少险峻奇崛。题词多为经史名言,唐诗宋词,其意在勉人上进。即令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先生从不题写“奋斗”,“拼搏”之句,而常为学生题写“读书”二字。

    先生雅量高致,一贯要求学书者应有观物观我的能力,观物以类情,观我以通德。其创作态度认真,凡创作皆用钢笔勾画小稿,内容、字构、章法无不考究之后,方可落纸挥笔。先生认为,书法不能潦草,不会草书莫要自编自造,具体创作时,要力求使笔画少的字看起来不单薄,笔画多的字看起来不繁乱,结体要讲求因字造型,自然会通。并要力求使墨色与宣纸所占的比例恰到好处,使纸与墨起到相互承托的作用。先生主张书写的内容要与书法的形式相统一,不要尽录前人的现成诗词,提倡书写自己的作品。

    先生雅好诗词,学养深厚。平生诗作,见于《竹庐诗稿》。其书写的作品,无论匾额楹联,或是条屏横幅,大多自作自书,辞翰俱美。即使即兴口占,用于记时写景,亦多佳句。反映了先生深厚的文学功底。如1976年晚秋,先生与友人回鄂城,在西山小住月余,曾口占小诗数首,今录其三,如兹:

    其一

    黄菊开时秋意好,白云深处鸟声闻。

    灵泉应笑归乡客,今岁登高始上山。

    其二

    烟树秋浮南浦渡,彩云夜映凤凰台

    万家灯火霞光灿,疑是申江缩地来。

    其三

    洗墨池边观积翠,两湖轩外听鸣泉。

    城乡处处欢声遍,共说新丰大有年。

    先生为松风阁大厅廊柱上的楹联云:

    落笔巧妙,至性天成,题额复吟诗,阁外松风听不绝。

    烟起寒溪,云深箬谷,吴宫连晋寺,山中胜迹景常新。

    先生为东坡赤壁题联:

    横江游赤壁;隔岸望西山。

    先生为鄂州灵泉寺题联:

    有象皆虚幻;无我即如来。

    先生为鄂州西山风景题联:

    吴王避暑、远公弘法、苏子遨游,千载占名山,九曲三泉留胜迹。

    翠竹浮烟、古柏添阴、白云深处,满城多瑞色,春华秋实颂丰年。

    这些诗词联文,无不体现先生为学淹通,创作一丝不苟的精神。先生早年患有胃疾,六秩之后,日渐严重。但古稀之年,仍精神健朗;手不释卷,勉力不懈。先生晚号竹翁,又号寒溪老人,别署老琴,老竹。1986年以后,游历泰山、黄山、华山等名山大川。所到之处,披襟临风,俱留有墨迹题词。记得先生与数友登泰山时,高吟:“莫笑老夫心远大,也扶藤杖到山巅”。晚年先生常书魏武诗句,“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以赠友人。

    先生雅性节俭,不好华丽。惜墨如金,惜纸如金。一生从不浪费滴墨片纸,做到物尽其用,日尽盘墨。即令是兴致所至,吟诗作句,常常也是写在废纸之上,有时与友人和学生书信,调清词雅,不少就是用裁剪过的边角余料写成。

    先生为人性情洞达,平易近人,对于索书者,往往有求必应。直至先生因中风住院前不久,有一位东北的书法爱好者索字,先生当即赋诗一首,并用行书书写以赠,诗云:

    来书求一字,即兴正秋风。

    万里情怀笃,都含片纸中。

    1986年先生为黄老松涛先生山水画所题七绝云:

    松翁老笔更通神,写出云山满幅春。

    画到浑然天趣见,胸中自不着纤尘。

    “浑然天趣”,“不着纤尘”。不仅是对黄松涛老先生的评价,恰恰也道出了先生为人、为学、为书的目标。(华中科技大学刘克明


书法作品欣赏


zc-16339-2.jpg


zc-13160-10.jpg


fu_000000000114753sbah5vqn.jpg


49dee7c2gx6CpcDSwG531&690.jpg


zc-11249-396.jpg



责任编辑: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