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瓷”不止清凉寺 - 瓷器陶艺 - 湖北收藏网
关注湖北收藏网 微信公众号
《湖北收藏网》杂志

“汝瓷”不止清凉寺

  • 2018-04-09 16:05:22
  • 来源:收藏杂志
  • 作者:未知

 1990年,河南省考古研究院在段店窑址考古发掘中出土一件天青汝窑洗。2007年,中国原古陶瓷学会会长、著名古陶瓷专家耿宝昌在《复议宋官窑青瓷》一文中提到关于汝窑窑址时曾说,“不应就是已发现的宝丰临汝两地,应该还有其他地方”。那么,这桩悬案,今天被证实了吗?

北宋 鲁山段店窑天青汝釉圈足洗 河南省考古研究院藏北宋 鲁山段店窑天青汝釉圈足洗 河南省考古研究院藏

  回首北宋两京,其周围窑业最为发达。地处京师腹地的今河南省中部一带,更是窑场密集,形成一个规模惊人的瓷器生产区。在宝丰清凉寺与鲁山段店之间,瓷窑连绵数十里,当地古民谣有唱“清凉寺到段店,一天进万万(贯)”,描述出昔时繁荣盛景。

  现已知,北宋时期的河南汝州地区及周边烧制“汝瓷”的,除宝丰清凉寺外,还有张公巷、文庙、严和店、鲁山段店等地,当然实际烧制“汝瓷”的窑口远远不止这些,它应该是一个系列。

  由唐入宋,鲁山段店窑的花釉瓷生产逐渐没落,转而主要烧制青釉瓷、白釉瓷、黑釉瓷和三彩器等。尤其是青釉产品,工艺精良,质地细腻,多具玻璃质感,与同时期汝窑产品难分伯仲。

金 鲁山段店窑钧釉天青玉壶春瓶 鲁山段店窑文化研究所藏金 鲁山段店窑钧釉天青玉壶春瓶 鲁山段店窑文化研究所藏

  于是有说法认为,鲁山段店窑所烧青瓷制品,对我国北方瓷业,特别是宋代钧窑、汝窑影响很大,其釉色开钧瓷、汝瓷之先河,为钧瓷、汝瓷之鼻祖。

  郑州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馆长、鲁山段店窑文化研究所所长冯志刚常年来专注于河南境内古陶瓷,特别是鲁山段店窑瓷器的收藏及研究工作,掌握不少一手资料。关于鲁山窑现阶段的研究情况,本刊专访冯志刚。

  《收藏》:有观点提出,鲁山窑段店窑和清凉寺汝窑关系密切,并视其为清凉寺汝窑之源流。这种观点您怎么看?

  冯志刚:关于汝窑的问题,目前的清凉寺汝窑遗址分为三期,Ⅰ期是所谓的“汝窑”,指民汝窑,也就是传统人们称之为“临汝窑”的类型;Ⅱ期就是目前标准的“汝窑”或称为“汝官窑”“官汝窑”,是专为宫廷烧制贡瓷的官管窑场;Ⅲ期地层中发现的主要是一种青瓷类产品,即现在所谓的“类汝窑”,这种青瓷其实在河南别的窑口也都有生产。

  汝窑从大的概念来说,指的是当时整个河南汝州,包括现在的汝州市、宝丰县、鲁山县、郏县等地区生产的陶瓷器都可以称之为汝窑产品。鲁山县自唐代贞观被划属汝州以来,一直未有大的变动,那么鲁山段店窑所生产的产品在北宋时期应该也在汝窑的范围。

  鲁山段店窑由于处在汝釉瓷器和钧釉瓷器技术生产的核心区域,在汝、钧釉生产阶段的早中期,其生产出汝、钧釉瓷器都是正常现象,在窑址出土器物中已经可以看出基本面貌。

  多年前,段店曾出土过天青釉带小支钉满釉圈足盘、平底支烧小盘及满釉圈足、支烧碗残片,实际上就是汝釉瓷。另外前几年在南水北调工程鲁山县的杨南遗址,也出了好几件汝窑及临汝窑类型的器物。从严格角度来讲,这些窑址和遗址出土瓷器虽不能排除是其他河南本地窑口产品的可能性,但河南窑址之间相互影响,生产同一种品类、同一器形的普遍情况是可以坐实的,尤其是平顶山地区窑口众多,分布都比较密集,这种情况更是常见。

  “源流说”,我觉得并不可靠,因为这些产品出现时间应该说都差不多,工艺上应该是互相学习吧,这是那个时代瓷器制作工艺的流行趋势。各窑口根据客户审美喜好去生产,应该是一个互相的效仿、学习。或者可以认为,它们就是一个整体,类似是河南中部窑场的概念,就像今天大的工业区、产业园一样。

  《收藏》:也就是说,历史文献中所记载的“汝窑”,跟我们今天理解的汝窑是有出入的?

  冯志刚:目前公众所称的“汝窑”概念,还是应该以宝丰清凉寺遗址所出“汝窑”为标准。吕成龙先生在为庆祝北京故宫90周年出版的《汝瓷雅集》中,对存世的公私所藏有个比较全面的统计。

北宋 鲁山段店窑天青汝釉圈足洗 河南省考古研究院藏北宋 鲁山段店窑天青汝釉圈足洗 河南省考古研究院藏

  《收藏》:1990年,河南省考古研究所在段店窑址调查中出土一件天青汝窑洗,为窑址所生产还是外来流入?关于它的研究有什么新的进展。

  冯志刚:1990年的发掘的确很重要,鲁山窑窑址出土有同样的素烧器。因为当时发掘面积比较小,就出了这一件汝釉器,目前还没有办法完全确认鲁山窑宋代也烧制这种“汝官窑”的产品。我们猜测,既然它是在段店窑遗址中被发现的,非常大的可能是鲁山窑生产的,可以称为鲁山窑“汝釉”瓷器,是否存在外来流入的问题,有待于进一步的考古发掘。

  不过,汝窑的烧造工艺,支钉、乳浊釉、早期型制等,在鲁山段店窑早已被发现。我认为,我们现在所谓的这种天青色汝窑,实际是当时“河南中部窑场”烧制青瓷类目下的特殊品种,其他比如梅子青釉、青釉、钧釉等青色釉系在各处窑场,如宝丰清凉寺、汝州的东沟、文庙、张公巷遗址也均有发现。

  从目前鲁山段店窑已知情况来看,我们找到了与清凉寺汝窑Ⅰ期同期的产品,即所谓的鲁山段店临汝窑系青釉器,同汝釉、钧釉的分相釉特征有所不同,更像是熟知的耀州窑产品,旧称作临汝窑系。

北宋  鲁山段店窑“走马观花”青釉印花碗 郑州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藏北宋  鲁山段店窑“走马观花”青釉印花碗 郑州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藏

  鲁山段店窑址发现的“走马观花”是一只所谓“临汝窑”青釉瓷碗,碗内壁模印一组人骑马图,碗底中心是花瓶插花图景,其中花瓶的形制可观察为直口、鼓腹、束足。这只瓶子的形象和实际所见的一件鲁山黑釉瓶形制几乎一致。

北宋 鲁山窑段店窑黑釉瓶  郑州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藏北宋 鲁山窑段店窑黑釉瓶  郑州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藏

  我认为,所谓的汝官窑和钧官窑在河南青瓷烧造史上是两个特例,是在历史的特殊时期、特殊背景下产生的,不具有普遍性。这样的例子还有巩县窑隋唐时期的金银器类型白瓷、唐时期的三彩釉陶、唐时期的金银器类型外黑里白“缁素”瓷器,密县西关窑和登封曲河窑在五代到宋早中期烧制的白釉深剔刻、镶嵌瓷器等。这类瓷器和汝、钧官窑都有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工艺精致,但数量少,烧造窑场的范围小,可能也都是因为市场需求的原因吧。

  《收藏》:和河南中部窑场的其他窑口相比,鲁山窑有什么特点?

  冯志刚:唐代鲁山窑生产的花瓷是名品,从鲁山段店窑遗址出土有大量的花瓷腰鼓标本,可以看到,由于唐代皇帝对于羯鼓的喜爱,花瓷腰鼓成为流行乐器,在唐代宫廷和民间大量使用。从目前来看,在河南本土大概有十几个窑口烧制花瓷,像郏县的黄道窑、登封窑、巩县窑都有生产,但在已知的唐代文献记载中确实没有出现过它们的名字,独独只有鲁山窑留名至今,而且还是由唐代皇帝说出来的,可见,在唐代鲁山花瓷算是当时的驰名商标、名优产品了。另外河南其他地方虽然生产花瓷,但发现的腰鼓却特别少。而在鲁山段店窑,这种花釉拍鼓的产量大,质量也特别好。

  今天的清凉寺汝窑赫赫有名,实际在唐宋年间,在河南中西部众多的窑场之中,鲁山窑属于较大的综合性窑场,它拥有较强的技术创新和吸纳能力,不仅产品质量精良,而且能够及时调整生产品种,以适应不同时代下的市场化需求。

金 鲁山段店窑黑釉线条花瓶 鲁山段店窑文化研究所藏金 鲁山段店窑黑釉线条花瓶 鲁山段店窑文化研究所藏
宋 鲁山段店窑白釉剔刻纹钵 郑州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藏宋 鲁山段店窑白釉剔刻纹钵 郑州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藏

  从唐至元,北方窑口基本上所有的产品在鲁山窑也都有烧制。但在唐代,它唯一不烧的就是唐三彩。我们知道,河南的巩县窑是唐代烧制低温三彩的名窑,而鲁山窑的三彩器却是要到宋代才大量出现的,而且质量很高。我们认为,鲁山窑在唐代没有烧制三彩的原因,一是可能有官方的约束;另一种可能,就是当时供御的花釉瓷已经烧得很好了,烧造量也大,没有必要再去兼顾烧制那么多品种。

  《收藏》:从目前的考古发现看,低温三彩确实都被用作明器吗?

  冯志刚:低温三彩属于釉陶器,在唐代大部分用作明器,但到五代、北宋就变成实用器了,在宋金时期,鲁山窑及附近的窑场都有大量生产。像我们在鲁山段店窑看到的香炉、枕头、盒子、花瓶、酒瓶,这些都是实用器了。

宋代 鲁山段店窑三彩三足香炉 郑州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藏宋代 鲁山段店窑三彩三足香炉 郑州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藏

  《收藏》:作为一处名窑,鲁山段店窑的产品质量要优于其他众窑吗?

  冯志刚:市场是窑场生产的选择,鲁山窑也不例外。市场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什么产品好销,就生产什么产品。所以,鲁山窑的产品高中低档都有。我觉得,中原地区古代陶瓷产品,至少在元代之前大部分窑场都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包括供宫廷皇室用器也算是市场需求之一,只是出的钱多一点,造价高,自然生产东西的品质会相对好一些。所以,鲁山窑中的精品是极好的,而一些民用瓷,售价低,产品品质参差在所难免。

郑州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馆长冯志刚在鲁山窑研讨会上做学术研究汇报郑州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馆长冯志刚在鲁山窑研讨会上做学术研究汇报

  《收藏》:对于鲁山窑今后的研究您有哪些思考?

  冯志刚:著名的考古学家孙新民、任志录老师在鲁山窑的前期发掘和研究方面做了大量细致深入的工作,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今后对于鲁山窑的研究还需要考古学者、古陶瓷学者、音乐研究者、古陶瓷收藏爱好者等各方面的积极参与。关于鲁山窑,我们还有很多未解之谜。比如,鲁山段店窑宋金时期生产的高品级青釉瓷器数量大、工艺精致、品种丰富,这些青瓷和相邻窑场的关系?鲁山段店窑在唐代和宋代出现一些带“花”铭的瓷器,“花瓷”“花枕”“花瓶”,这些“花”字代表什么意思,是器物的用途,还是装饰呢?

  鲁山窑文化内涵丰富,通过持续深入的研究,我们相信可以解决古陶瓷方面的部分疑难问题,填补中国古陶瓷史的一些空白。

  来源: 收藏杂志


责任编辑:岚

标签: